第一章  惡魔獵人 


——鈴鈴鈴鈴鈴!鈴鈴鈴鈴鈴!

電話鈴聲響起,但是在這樣一個悶熱惱人的午後,再加上我的職業倦怠症剛好發作,所以我選擇故意忽視。

——鈴鈴鈴鈴鈴!鈴鈴鈴鈴鈴!鈴鈴鈴鈴鈴!

但是話筒那邊的未知人士似乎沒有讓我享受清靜的打算,電話聲持續且固執的鈴鈴作響,試圖挑戰我的忍耐極限。

——鈴鈴鈴鈴鈴!鈴鈴鈴鈴鈴!鈴鈴鈴鈴鈴!鈴鈴鈴鈴鈴!

Shit!」

我咒罵了一聲,伸手拿起電話筒,同時下定決心,一定要記得通知安妮別去繳這個月的電話帳單,雖然我也很肯定知道她不會聽我的就是了。

「范郝辛事務所,現在沒有人可以接聽你的電話,請在嗶一聲後留言——嗶!」

電話那頭傳來半秒鐘的沈默,跟著響起一道文質彬彬,字正腔圓的像是當家主播的語音。

「別鬧了,尼祿(Nero),有活要幹。」

「文森!」我話裏的失望之意,就算是聾子也聽得出來。「你怎麼會找到我的?」

「我先打給安妮,她告訴我你在這裡」文森說。

——安妮!我早該知道,只要是為了錢,她連自己的親生媽媽都可以出賣!

「對不起,我這個月的工作滿檔,實在排不出空來接你的委託,下一次吧。」

即使在我工作倦怠症還沒有發作的時候,文森的委託也不會是我的最愛,這和優渥與否的報酬無關,單純只是我不喜歡文森這個人而已。

安妮則會說,我一定是腦袋燒壞了,才會老是跟錢過不去。

但就算我願意把白花花的銀子往外推,文森卻不是這麼容易打發的角色。事實上,我還沒看過比他更難打發的人。

文森用他那缺乏抑揚頓挫,但是其中蘊含那不容人拒絕的氣勢,卻比「嘆息之壁」還要讓人望而生畏的語氣道。

「安妮告訴我,你們事務所已經付不出下個月的房租了。」

——又是安妮!要不是我還積欠她兩個月的薪水,還有付不起遣散費的話,我一定要她馬上走路!我是認真的!

「聽著,文森,就算我的事務所明天要關門了,那也不關你這個大忙人的事。」我盡量以理性的口氣道:「如果你沒有其他的事情,那我真的要掛電話了。」

「恐怕不行。」文森終於丟出他的殺手檻。「安妮已經收了我一半訂金了。」

將軍!死棋!我幾乎可以聽見電話另一頭文森傳來的竊笑聲。

「她沒有權利擅自替事務所接案!」我幾乎是用吼的道。

「這一點你可以親自對她說。」文森輕鬆的道:「或者你也可以留著到了法院時,對法官說。」

我要用盡全身的氣力克制,才能忍住不立即拔劍去把這兩個狗男女斬成肉醬的衝動。

「好,你贏了!」我咬牙切齒的道:「告訴我是什麼案子?」

文森猶豫了一下,這很難得,因為我幾乎沒有看見他在說話時遲疑過。

「狀況有點複雜,不方便在電話裡說,你可以過來一趟嗎?」

如果文森的用意是為了要挑起我的好奇心,那他這一招顯然是成功了。

「既然你都誠心誠意的問了,我就大發慈悲的答應你吧。」我厚顏無恥的講出可能有違反著作權嫌疑的發言。「我該上哪去找你?」

文森想了一下,道:「到『黃道十二宮』來好了,那裡比較不會有人打攪。」

我吹了一下口哨道:「上城區最高級的俱樂部,果然是你的一貫風格。」

「幫個忙。」文森道:「來的時候低調一點,行嗎?」

「我不會讓你失望的。」我說完便掛上了電話。

 

 

掛上電話後,我伸了個懶腰,終於從我的公事椅上離開,來到鏡子面前。

鏡子裡面映照出我的臉孔,未經修飾的銀髮瀏海披垂蓋至眉毛,俊美而斯文的五官,小時候還常常被人物認為女生,弄得我經常因為這件事跟人大打出手。修長而充滿彈性的四肢軀體,帶著一種未經修飾的狂野氣息,構成一種特殊的魅力。

記得小時候母親最喜歡我的長相,她特別偏愛我有這種超越性別的魅力。但是父親卻總是嗤之以鼻,他認為男人就是要充滿陽剛之氣。

嗯,我又想起了不愉快的回憶了。

我從桌上拿起我的一對寶貝,「米伽勒(Michael)」和「加百列(Gabriel)」,命名純粹是我的個人興趣。因為在神的御座前四大天使中,他們倆人是以神的左右手而廣為人知。

這並不是說我就是一個自比為神的自大狂。

 

 

我的愛槍是歷史上威力最大的自動手槍——沙漠之鷹!還經過強化改造,據說一發子彈就有擊倒一頭大象的威力,只不過我沒真的試過就是了。

我把米伽勒和加百列收入腰間的槍套中,跟著穿上外出的黑色風衣,這是每個Van.Helsing(范郝辛)一族必備的招牌道具。風衣底下藏著各式各樣的除魔道具,可以媲美一間小型火藥庫。

如果這樣還不夠招搖的話,我還有祖傳的秘密武器,當年范郝辛一世用來刺穿德古拉伯爵心臟的巨刃寬背劍——「血魂」!死在這把巨劍之下的吸血鬼,比一個人從小到大加起來所能吹熄的生日蠟燭還要多。

沒錯,我就是尼祿‧范‧郝辛(Nero.Van.Helsing),今年二十歲。從西元一八七九年以來,傳承至今,第四十八代的「獵魔人」(Devil Hunter)。

 

 

我背著巨劍「血魂」,走出事務所,到了街上,本來想叫一台計程車代步。但很顯然今天紐約的計程車司機,都收到了「拒載短程客和惡魔獵人」的簡訊,導致我在街口站了超過十分鐘,仍然攔不到半台該死的計程車。

就在我打算是不是乾脆掏槍劫車的時候,一台極其奢華的法拉利跑車,風馳電掣的從街角駛出,停在我的面前。

法拉利的車門以一種優雅的角度往上打開,露出了裡面駕駛者的身影。

金色的長髮,碧藍色的瞳孔,精雕細琢的五官透露著一種冷冽的美貌自信,一身水藍色的套裝恰到好處的凸顯身材上的優點,露出的白晰大腿則隱含幾分煽情的意味。

金髮美女瞥了我一眼,鮮紅的朱唇下逸出一絲微笑。

「要搭便車嗎?帥哥。」

「安妮。」我沒好氣的道:「妳竟然還敢出現在我面前!」

安妮‧貝爾(Anne.Bell),我的事務所唯一的一名雇員,雖然我經常懷疑其實她才是我的老闆,而且更要命的是我還不是唯一這麼想的人。

安妮露出那種當年夏娃引誘亞當吃下蘋果的微笑。

「隨時為您效勞,老闆。」

我一揮手道:「少來這套!妳未通知我就擅自接案的帳,我還沒跟妳算呢!」

安妮露出快要哭出來的表情,變臉之快,幾乎讓人懷疑跟上一秒鐘前的她是不是同一個人。

「太過份了!你竟然罵我!我、我也是為了事務所的生計啊……

我狠狠瞪了安妮一眼。「少跟我來這一套,沒用的!」

「有一個沒有幽默感的老闆還真是辛苦。」安妮咕噥道。

「妳從哪裡弄來的這台車?」我言歸正傳道。

安妮眨了眨眼道:「只不過是跟新認識的男人撒撒嬌,他就說要送我開了,還不錯吧?」

——女人!這個世上你最不能信任的生物。

我對安妮的新犧牲品一點興趣也沒有,接下去問道:「妳又怎麼會知道在這裡等我的?」

「文森跟你說完電話後,就打給我了,他要我接你過去。」

我皺眉道:「妳到底是我的員工?還是文森的?」

安妮撥了一下頭髮道:「放輕鬆點。老闆,雖然文森給的小費比事務所的薪水優渥十倍,但是我的心一直都只忠於范郝辛一族喔。」

我被安妮堵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,只能張大嘴巴一開一合,像是隻上了陸地的金魚。

幸好察言觀色一直是安妮的強項,既然已經小勝一場,她也不為己甚。

「上來吧,老闆,讓小女子載你一程。」

我一邊喃喃說道「好男不跟女鬥」之類的喪家犬名言,一面上了安妮的法拉利,因為一直站著,我的腳已經有點酸了。

「坐好了。」

我還沒綁上安全帶,安妮就已經催下油門,這台超級跑車發揮他零到一百公尺加速只要一‧一三秒的極致性能,四顆輪胎發出刺耳的咆哮聲後,有如打開閘門的悍馬,飆衝駛出。

「妳幹什——啊!」

「不要說話,會咬到舌頭喔。」

我掩嘴睨了駕駛座的蛇蠍美人一眼,後者正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,不用懷疑了,這妮子一定是故意的!

 

 

上城區是整個紐約最高級、最精華的地段,所有你能想像得到和想像不到的奢華享受,在這裡都可以找得到。財富、權力、名氣就是這一地區的陽光、空氣和水這三大要素,而上城區的每一家店面,都有寫著「窮人與狗拒絕進入」的牌子。

「黃道十二宮」是上城區金字塔頂端俱樂部中,牌子最老、名號最響的其中一家,他採取完全的會員制,根本不接受非經邀請的顧客,完全針對那些有錢闊佬菁英特權主義的變態心理,使得這家俱樂部的會員證,在黑市甚至炒作到一百萬美元一張。

本來像我這種月光族,應該是一輩子也不會和上城或是「黃道十二宮」這種上流階層的專屬地帶扯上關係才是,無奈因為工作上的關係,我卻偏偏得常常涉足這種不良場所,也因此導致了我這個獵魔人在上城區還算小有名氣。當然,你可以想像那絕對不是什麼好的名氣就是了。

安妮把法拉利停在「黃道十二宮」的門口,路邊早已經停滿超過一打的千萬高級跑車,這在這家店裡只是每天可以看到的平常風景。安妮以極其熟練的手法停入車格,讓我甚至懷疑她是不是瞞著我去偷偷考了職業駕駛的證照,亦或是她本來就有了,你永遠都不能小看這女人。

「到了,老闆,你要我跟你進去嗎?你知道的,我也學過幾天女子防身術,有必要時我甚至可以當你的保鏢。」安妮對著我笑道。

我搖了搖頭:「安妮,如果有一天我非得開除妳不可,那一定是因為妳的笑話太冷了。」

安妮露出受到傷害的表情。「從來沒有男人對我這樣說話。」

「那是因為他們從來都沒認識真正的妳。」我在安妮來得及抗議之前,就開門下了車,絕對不能讓她知道,再坐下去我就要把昨晚的披薩給吐出來了。

我把安妮和她的跑車凶器留在身後,大搖大擺的走上裝潢華麗的俱樂部階梯。就跟每一棟富豪之家一樣,每一間高級俱樂部總是會養幾隻凶猛的看門犬,而且通常都是穿著黑色的亞曼尼西裝。

我來到「黃道十二宮」緊閉的大門前,門口果然站著一名身材高大壯碩,不可一世的黑服男子。根據他的體格判斷,我認為他的前世應該是安德魯猿人,不知道他今世的進化是否足夠到聽得懂人話?

穿著黑色西裝的門房踏上一步,用一種極其冷酷、極其不屑的眼神打量我,然後用像是齒縫間硬擠出來的聲音道:「這裡不歡迎外客。」

我盡量以最禮貌的聲音道:「是文森找我來的,你可以幫忙通報一聲嗎?」

門房用一種嚴肅的、沈重的表情搖搖頭道:「對不起,沒有預約就不能入內,這是規矩。」

我嘆了一口氣道:「聽著,如果我有時間的話,我會很樂意跟你站在這裡聊上一整天,無奈我現在真的很趕時間。要麼你立刻讓路給我過去,要麼我把你打趴之後自己進去,你挑一個吧。」

門房露出一個「果然如此」的笑容,那種像是海中鯊魚發現獵物的殘酷微笑,我已經看過不下無數次一樣的笑容,所以我也完全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。

門房忽然一記右勾拳向我的下巴揮來,根據目測,這一拳至少有三百磅左右,而且又快又狠,這小子以前一定是個職業拳擊手!

「這是你自找的!娘娘腔!」

我實在很不想這麼做,我戰鬥的對手一向是非人類比人類多,而且前者的等級通常跟我的同族比起來都要難對付許多,可是如果不給眼前這個大個子一點顏色看,我恐怕要耗到明天早上才能見到文森。

我一向都不是一個有耐心的人,而且他一開口就犯了我的大忌。

我最討厭人家說我長得像女人!

我身子一閃,用手肘打中門房的出拳關節,力道正好讓對方脫臼,還同時發出殺豬般的慘叫。

「吵死了。」

我向前踢出一腳,正中門房的腹部,把他龐大的身軀跩得往後飛去,還連帶把俱樂部的大門一起撞開,成了名符其實的人肉鑰匙。

「你已經是第三個要我出手的門房了,『黃道十二宮』實在需要落實一點的交接制度啊。」

我無奈的拍了拍肩上的落塵,看也不看地上昏迷的人形猩猩一眼,逕自走進了「黃道十二宮」的大廳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紅茶君 的頭像
紅茶君

jojo610125的部落格

紅茶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馮叔
  • 安安你好喔,你的文章跟卡普空出版的遊戲Devil may cry 好像喔

    我也好喜歡這款遊戲

    不論是主角但丁,還是四代主角尼祿小弟弟,都好帥喔^^
  • 謝謝~其實我的小說和GAME是完全不同世界觀的故事啦
    不過主角一樣帥氣, 希望您會喜歡^^

    紅茶君 於 2012/04/28 20:23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