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章  大魔王未婚妻來我家

 

 

刃流北斗,十七歲,O型天秤座,是個胸無大志,只想要以平凡人身份庸庸碌碌度過一生的草食系少年。

不過,凡是對他的出身狀況稍微有點瞭解的人,都會知道這樣的願望對當事者而言,只是一個不可能實現的奢望。

因為他的血緣——他的親生父親,是曾經穿越過九個異世界並且打倒了該世界的大魔王,締造了在本來世界中無人能及的功績,被稱為「史上最強勇者」的刃流銀河!

而他,刃流北斗,就是繼承最強勇者之血的長子!

試問這樣的人,又怎麼可能平凡度過一生……

 

身為一個正常十七歲少年的北斗,有著屬於同世代年輕人都有的煩惱。

 

………………嗯?」

一股異樣柔軟又有點熟悉的觸感,挑撥著北斗半睡半醒的神經。

淡淡的茉莉花香氣,似有若無的傳入鼻端,某種柔軟又充滿彈性的東西,正貼著自己的身體慢慢移動,好像是某種H-GAME裡面才會出現的劇情。

 

是作夢吧?

不過是個不錯的夢。

 

……哥。」

 

應該是在作夢沒錯吧。

 

…….…….哥哥……

 

拜託要是作夢啊,我還不想醒來面對現實。

 

「哥……別那麼貪睡……快起來了……

 

這是夢這是夢這是夢這一定是夢啊啊啊啊啊——

 

「哥……你要是還不起來……我就要親你了……

 

——?!

 

「起來了!我起來了!我完全清醒了!」

北斗睜開眼睛打算彈跳起來,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像是被鬼壓床一樣,明明意識清醒,卻一點也動彈不得。

……這是——重力束縛——?!」

「嘻嘻,哥哥真是調皮,竟然還故意裝睡,幸好聰明的妹妹我也早有準備。」

「明明就是妳又乘著我睡覺的時候擅自闖入我房間!不是一再警告妳不要再幹這種事了嗎?而且天底下哪有用禁錮法術對付自己親哥哥的妹妹啊?!」

北斗對著二手撐在床上,露出肉食野獸看到獵物時的開心笑容——自己的親妹妹——刃流霞雪怒叫道。

「快把我放開!還有從我的床上下來!」

刃流霞雪——北斗唯一的妹妹,有著一頭俏麗的銀色短髮,不管從任何角度去評價,她都是一個眉清目秀的美少女,身材最近也發育良好到甚至讓親哥哥也感到苦惱的地步,而霞雪似乎也頗為知道青春期少男的困擾,最近對北斗的性騷擾更是變本加厲。

是的——刃流霞雪雖然是個才貌雙全、亭亭玉立,更是學校和媒體的風雲人物、天之驕女,但她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戀兄癖,簡稱兄控。

有一個美麗又受人歡迎的妹妹應該是每個正常哥哥的夢想才對,但是北斗卻常常只想感嘆自己的人生到底是如何的出軌不幸,才會有霞雪這樣的妹妹同居一室?

 

「嘻嘻,哥哥你放心,這個家裡只有我跟你二個人,就算你叫破喉嚨,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。」

霞雪一邊露出惡作劇的微笑,一邊用自己的身體在北斗的身邊磨蹭著,就算明明是親生兄妹,這樣的場景也很不妙。

「快住手啊!有妹妹這樣跟哥哥說話的嗎!妳這樣根本和強姦現行犯一樣了吧!我要叫警察!我一定要叫警察了喔!」

「放心吧,哥哥,只要數一下天花板的污漬,很快就會過去了。」

「這像是一個十六歲少女會講的話嗎?妳的廉恥心是在娘胎就給遺落了嗎!」

「我和哥哥留著相同的血緣喔,如果我是變態的話,那哥哥一定也是,我們就一起打破禁忌的籬牆,迎向嶄新的世界吧!」

「是迎向變態的世界才對吧!妳趕快放開我!我真的要生氣了喔!」

 

經過一番激烈的爭辯,最後霞雪終於同意解開北斗的束縛法術,後者也才能保住他苦守了十七年的清白之身(?)。

 

「真是……每天早上都來這一套,妳就那麼希望我英年早逝嗎?」

無視北斗的抱怨,霞雪露出萬人迷般的微笑道:

「幫青春期的哥哥消除過剩的獸……慾望,本來就是可愛妹妹的天職啊。」

「妳剛剛說了獸慾是吧?妳剛剛一定是想說獸慾是吧!」

「我也很希望哥哥每天在我身上狠狠發洩你的獸慾啊,但是要期待處……哥哥的衝動壓過理智,果然還是太過勉強了嗎?」

「妳剛剛是想說處男吧!妳剛剛明明就是想說妳的哥哥我還是處男吧!」

霞雪用一根手指輕輕刮了一下她自己粉嫩的臉頰,邊微笑著道:

「因為哥哥的第一次是要留給我這可愛的妹妹啊!就像我的處子之身也是為了哥哥才保留至今一樣。」

北斗的肩膀無力地垂下。

「我們可是真正的親兄妹啊……妳這樣發言真的沒問題嗎……?」

霞雪理直氣壯地笑道:

「那當然是因為除了哥哥以外,這世上就沒有其他配得起我的男人了,啊,或許爸爸可以算得上半個吧!但他畢竟年紀大了,我還是比較喜歡哥哥。」

北斗搖頭嘆氣。

「就算被妳這樣稱讚,我還是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啊。」

霞雪挺起那對已經開始發育的圓渾胸部道:

「被我這個全校公認數一數二的美少女稱讚,哥哥應該要感到無比榮幸才是啊!」

……說到學校,我竟然還在這裡和妳鬼扯,明明要遲到了!」

北斗終於變了臉色。

 

「慘了!這個月已經是第四次遲到了!都怪我有一個每天早上對我性騷擾的妹妹!這個理由說出去會有人信嗎?」

無視於北斗慌張地把飯團塞入口中的舉動,霞雪甚至還好整以暇的梳理著秀髮,慢條斯理的道:

「如果哥哥願意早點轉入『特別科』的話,就不用像普通科的學生那樣按時上下課了,真不知道哥哥你在堅持什麼?」

北斗嘆氣道:「不要把我跟你們這些去過異世界的『穿越者』混為一談,我只想當個普通的平凡人度過一生,立下這樣志願的我如果不能從平常日子就恪守法則,那我的願望又怎麼可能實現呢!」

霞雪看似不服的咕噥著道:

「哥哥又來了,明明自己也是跟著我去過『神域阿斯加德』的穿越…………我知道了,幫我沒說。」

北斗原本略嫌無精打采的臉上,忽然目綻精光,一個眼神射過去,嚇得妹妹霞雪立刻噤聲。

 

穿越者。

大概在距今約三十年前,北斗他們居住的世界遭受到了來自多重異世界的衝擊。

神祉、惡魔、巨龍、幻獸,那些應該是存在於神話或小說之中的產物。

中古、科幻、變異、魔幻,甚至用文字都難以形容的不同生存環境。

各種風格迥異的「世界」,讓北斗他們原來居住的世界,遭遇到了天翻地覆的變化。

世界的秩序與法則被一夕改寫。

那段時間,地球上有大量年齡集中在十二到十八歲左右的青少年,紛紛毫無先兆的大量消失,直到後來才被證實這些人是被異世界召喚而去。

他們之中有些人回的來,但有更多人是埋骨異鄉,而那些被召喚到異世界又回來的人,就被稱為「穿越者」。

大部分從異世界被召喚又回來的「穿越者」,都擁有現今科學無法解釋的異能。

飛天遁地,招雷引電,改變地形,「穿越者」擁有超越現今科學之勢的力量,他們之中有些人甚至以一己之力,就能與整個國家……不,甚至是整個「世界」作戰。

也正由於「穿越者」的力量太過強大,弄得不好甚至會毀滅原來的世界,所以第一代的「穿越者」在回到地球之後,紛紛建立了像是「愛麗絲學園」這樣集中管理新一代「穿越者」的機構,同時規定所有回歸本來世界的「穿越者」都有在此機構接受再教育的義務。

這是為了不讓他(她)們過早覺醒的力量,走上不可控制的道路。

北斗和霞雪的父親——刃流銀河,正是第一批被召喚到異世界的「穿越者」。

而且不是一般的「穿越者」,北斗的父親銀河在這三十年來一共被召喚到不同的異世界,合計九次。每一次都成功的解救了該世界的危機,打倒了肆虐該世界的大魔王,更被稱為「地上最強勇者」的超級穿越者!

然而這對北斗這個一心嚮往平實生活的少年而言,父親的盛名非但不是資產,反而是沈重的負擔。

誰說天下無不是的父母?

 

「我應該跟妳說過很多遍了,就算老爸和妳都是大出風頭的『穿越者』,不過那些都和我無關,我只想像個平凡人一樣度過一生。」北斗道。

霞雪不以為然的道:

「這不是願望,應該是奢望吧。」

北斗緊握拳頭用力的道:

「我不管他是願望還是奢望!總而言之這是我一生一世的宿願!我才不要和妳跟老爸一樣,整天只想著下一次要到那個異世界冒險,我不要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,當個收入穩定的公務員,四十歲後退休開個書店養老才是我的理想人生!」

霞雪用雙手托著她那形狀優美的尖下巴,嘆了一口氣道:

「我說哥哥啊……你這草食男兼宅男的夢想也太平凡了吧!你真的是刃流家的長子嗎?」

「我也希望不是啊……可惜就是事與願違……

北斗一邊咕嚷著道,一邊吃下最後一口飯團。

「我要趕快去學校了,不然真的會遲到,妳不跟我一起來嗎?」

霞雪懶洋洋的道:

「二年級的特級生今天上午沒有課喔,我說啊……哥哥也差不多也該放棄普通生的作息了吧,堅持要和一般人一樣過日子,只會讓自己綁手綁腳的喔。」

北斗白眼一翻。

「不用妳多事,我就是想過一般學生的日子,我會堅持下去的,這高中生涯的最後一年。」

霞雪聳肩道:「隨便哥哥你吧。」

 

北斗和霞雪住的地方,是一棟三層樓的洋房,因為父親銀河常常穿梭異世界而不在家,所以基本上二兄妹可以說是相依為命,更由於妹妹霞雪可以說是個家務白癡,造成北斗在各種實質意義上都是一家之主(煮)。

 

「我出門了。」

 

北斗走向玄關,準備出發去上課了。

妹妹霞雪則是在客廳好整以暇的看著晨間電視。

看似一如平常的這一天早晨,沒有任何不尋常的徵兆。

但是下一秒,北斗的生活將會掀起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雖然直到伸手開門的那一瞬間,北斗還是沒有任何不祥的預感。

 

喀吱。

轉把,門開。

 

——?!

 

門開的那一瞬間,北斗幾乎懷疑自己的眼睛。

 

映入視線的是——一身彷彿中古世紀公主打扮的超級美女,金色的捲髮和寶石般的眼睛,從裝飾過多的花邊洋服外露出來的肌膚非常白晰,然後從拉低的胸口處隱約可以看到一對發育良好的豪乳,簡直是挑逗男人心的極品!

從她的身上,還可以聞到淡淡的茉莉花香氣。

 

……

…………

 

北斗就這樣維持開門後愣住的姿勢,和門外的金髮美女對視著。

 

「呃……請問這裡是刃流北斗的家嗎……?」

不知道二人對看了多久,最後還是金髮美女忍不住先開口。

 

……我就是,請問妳是?」

用「一頭霧水」來形容北斗現在的心境絕對是再貼切不過了,像是這樣具有高度存在感的美女,如果北斗曾經見過,是絕對不可能忘記的。

然而這個未曾謀面的美女,卻知道自己的名字和地址?

 

「您就是北斗大人嗎?太好了!我終於找到您了!」

金髮美女的臉上浮現了有如鮮花綻放般的喜悅笑容,一隻手放在頗有份量的胸部上,看上去整個人安心了不少。

「呃……恕我冒昧請教,妳到底是誰啊?我認識妳嗎?」

「啊!對了!我竟然忘了先自我介紹,真是太失禮了!都是因為終於遇到北斗大人,讓我太高興了!我還擔心萬一遇不到怎麼辦呢……

……這個女人,莫非是精神有問題嗎?

北斗不得不很失禮的在心裡這樣想著。

 

金髮美女後退一步,用優雅又兼具靈巧的動作欠身施禮,然後用堆滿笑容的表情道:

「初次見面,我是今天起要成為北斗大人您的未婚妻——從異世界『克羅洛斯』過來的大魔王——克勞蒂‧蕾‧西西莉雅三世,請多多指教。」

………………什麼?」

北斗此刻的表情,就像生吞了十顆雞蛋,然後再看到一群母雞飛上天了一樣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紅茶君 的頭像
紅茶君

jojo610125的部落格

紅茶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